少一點招式,多一點探戈味

 

Photo by: Monteleone Tango

2019年曾經眼巴巴的在網路上看著北歐的深擁抱舞會——主辦人Wenche邀請到壯壯的Raul Cabral老師於年底至斯德歌爾摩,教導當地早就很會擁抱的舞者們更加舒服的擁抱。心中默默許願:有一天壯壯的Raul老師也能來台灣給眾家姐妹抱抱看。在還沒抱到的時候,只能先來研究他到北歐教的是什麼內容。從網站看起來,有四堂課程:

第一堂:招式少一點,探戈味多一點

這堂課旨在探討連結的技巧。

「在舞會裡,你是為了舞伴而舞,還是為了想像的觀眾而舞?

為觀眾而舞,在視覺上當然會引人矚目;

但如果是為了與眼前的舞伴而舞,無疑地會更加情緒飽滿,同時能享受給予及接受的愉悅。

​探戈不只是舞碼。如果對招式著迷,那麼再多的招式也學不够。學習大量的招式以及繁複的動作,卻無法運用在舞會裡,這意義為何?

讓我們轉而專注在動作的質感,並增進它的流動。

舞者永恆的挑戰,在於針對你原本知道的,進一步作精修改進。

重質,不重量,才是關鍵。

要去追尋兩個人在同時踩步裡的共時感。

要掌握音樂性,並學著聆聽節奏與弦律,並隨之舞動。

學習如何與歌者共舞。

這個工作坊,將專注於如何與你的舞伴共時性地舞著。這關乎於平衡、連結、能量,與擁抱。​」


其中這句"舞者永恆的挑戰",我最近深有感受。四個月前開始在家跟著大眼睛David Benitez老師精修超級基本動作。四個月後的現在,我還在原來的那五招裡,被老師細細雕磨。例如Front Ocho之後要側平抬伸腿,光是這條腿要怎麼伸、膝蓋要怎麼直、腳背要怎麼壓、伸腿時肚子不能凹下去、呼吸要如何帶出情緒、以及時不時都要跆下巴不低頭、並以核心肌去帶每一個動作,才能賦予生命力。

我是說一個簡單的抬腳耶。的確,就得花時間一對一隔著電腦螢幕修這麼多細節。
一次只修一點點,用四個月慢慢累積。

上禮拜是修到壓腳背時該怎麼壓,以及Boleo之前Pivot要先轉到指定的3/9點方位,作為身體的強度訓練。

雖然David老師是師承較以招式取向的探戈流派,但他仍然耐心地帶我深耕個人技巧裡精細到腳指的細節,因為細節才是關鍵。

細節需要內化,肢體展現才會優美。不過,漸漸的我還發現,進到舞會裡,不能讓這些細節佔據我的心。

因為舞會是跟舞伴跳舞,而深擁抱的跟隨與帶領,又完全是另一門技術,跟個人技巧有所不同。它如同壯壯的Raul老師在課程說明所言,在舞會裡必須轉而專注在跟舞伴的共時性。這時我必須放掉「優美」的概念,以及所有「壓腳背抬下巴挺核心深呼吸⋯⋯」等等所有在自己身上的執念,改成全心全意關注在舞伴身上。

一開始在舞池裡還有點轉換不過來,因為在家裡個人技巧練久了,心思不容易切換。可是經過幾個tanda之後就立馬會發現,在舞池裡如果還一直注意自己肢體美不美、到不到位,這時眼前的舞伴,不論換了誰,似乎都沒有差別,因為我一直努力想要作到每個動作的最佳狀態,像自己在家練那樣。

那何必來舞會呢?

若要享受Raul老師所提的「給予及接受」的愉悅,作為女舞者,我似乎先要接受 「有可能對方帶出來的動作,只能展現某部份的能量,或者有時會踩錯」,而不是招招都像自己在家練的飽滿。但這些各式各樣的能量展現,卻能讓我不會再像機器人那樣,每次跳出來的質感都固定; 這些不同能量的展現,也因為不同男舞者的帶領,讓這場舞會有了記憶點。

在家用完美要求自己,但是去舞會似乎要歸零,只能吃自己內化的功力,轉而將所有的注意力給予男舞者,並接受他流動過來的能量質地。是這樣的為他人而流動,讓我們在池裡感受到即使不完美卻有人味的愉悅。

也許這就是Raul說的探戈味吧。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