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擁抱與莊子的「其神凝」

photo: lutin

深擁抱式的探戈,跳到後來會慢慢發現,它很要求內心的「靜而不躁」。關於心地工夫的論述,對於身處東方文化的我們來說,可是一點也不陌生。從儒、釋、道等名家之言,都能找到相對應的看法。這幾年在臺灣火紅的莊子之學,當然也有豐富的文本供我們參考。例如蔡璧名教授在 《大情學莊子》一書提到的「其神凝」,就很適合在深擁抱時,作為關鍵字來提醒自己。

⋯⋯其神凝...是具體可行的工夫⋯⋯是精神靜定不動的工夫⋯⋯要能作到一物不存於心中。(p.137~138)

當兩個人的身體貼在一起時,需要很安靜的心,才能感受對方身心安頓的細節,而安靜的心其實需要刻意練習。因為在跳雙人舞時,難免會分心,想著剛才少踏了哪個步伐?或者待會兒打算找誰跳?過去與未來的擔心,讓人很難「心不存一物」;然而,深擁抱探戈卻需要保持空空的心,才能真正的感受貼在面前的對方。

難怪傳統的encuentro探戈舞會,自然會呈現出安靜而不聊天的氣氛。舞池裡分坐兩岸的男女,即便沒有下場,也還是靜靜的坐著,觀察池裡的人兒。一方面把自己的精神收攝回來,以利待會兒下場時身心的靜定,一方面也是尊重池裡的舞者,為他們創造一種與之同在的舞會氣氛。

《大情學莊子》一書也提到,要從丹田開始凝聚「真水」和「真火」。莊學追求的是形如槁木,回到原點的「歸」與「巢」,而非行動迅速的「儵」與「忽」。

這讓我想到深擁抱式的探戈所強調的核心肌群力量,也許能呼應「丹田」的概念。首先,在個人功夫上,自己的核心肌需要練到有內勁;當深擁抱的兩人核心肌群對接時,動作不在於「快」與「大招」,反而是上半身形如槁木,保持從丹田提氣上來的胸腔等壓,打開心輪細細感受對方傳來的種種⋯⋯接著再以擁抱承接對方,讓他/她有一種歸巢抑或回家的細緻感受。

傲視人間紅塵,安頓身心本是一道艱難的課題。如果在擁舞生命的同時,還要急著做出目不睱給的招式⋯⋯那麼,也就沒有空間與時間的餘裕,得以品味深擁抱探戈裡最令人著迷的小祕密。

蔡璧名教授說,莊子的學問其實就是一條回家的路。回家的路不遠,但必須在生活中實踐《莊子》哲學,即便遭逢不幸,也能安心克服。要知道,家是心靈的港灣──回家,自然就能夠卸下心防,展現出真實的自己,也得以滋養天地萬物所賦予我們的智慧。

願我們在每一場舞會裡,找到回家般的安心與溫暖。

────
作者:Lutin
編輯:Vista Cheng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