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ega:探戈真正的深意


表面看起來沒有炫招的深擁抱探戈,在BA城市中心擁擠的舞池裡,其實沒有太多空間作大型招式;它的技法非常強調連結取向,而其總目標是Entrega: 將自己交出的臣服(surrender或abandon oneself)。下面有一段文字跟大家分享:



雙人舞時常提及的三角形——自己、舞伴、音樂——若偏重任何一方,大概就會錯失Entrega出現的機會。此外,招式技術若太過低於門檻,或者只專注於以招式詮釋音樂,卻忘了感受舞伴的每分每刻,這時有可能會出現靈肉分離——身體跳得很精彩,卻在心輪感到空空的。作為一位Follower,我有時會想,是怎樣的動作招式,才能讓Leader本人的存在感,超越套裝招式本身?當兩個人對招式都已經熟到不行時,為何我反而會感受不到對方的情緒?

探戈好幾次都會以弔詭的方式跟我說答案:去跟初學者跳跳看。當Leader對招式不太熟悉,卻仍想盡辦法擁抱著女士走那麼困難的一步,這時Leader的個人存在感——他的緊張、他的焦慮、他的願意嘗試——他當下的每個情緒變化,都會透過肢體語言,傳送過來。這些情緒,對於招式已超過水平的Leader們,也許是急於忘掉的青澀回憶;可是當肢體只剩下爐火純青的招式技術時,要拿什麼跟Follower說:在我懷裡,跟其他人是不同的?

絕對不是招式很強,因為強者不勝枚舉。

當爐火純青的招式,克服了緊張與焦慮的情緒後,到底要換上什麼樣的情緒,才能免於成為餵招機器人?男人遇上了女人,在探戈音樂裡,又能表達哪些情緒?女人是否也有相對應的情緒可以表達出來?

關於Entrega,其實很難以文字描述。這篇文章的作者one2tango這樣寫著:

「我昨晚與一位非常厲害的男舞者共舞,他是跳milonguero的。我知道他是,所以在音樂最初的幾秒鐘,我無須試著調整擁抱的方式,我只需要前傾在擁抱裡,然後我們起舞。當音樂結束時,我睜開眼睛,從擁抱裡出來;但我不確定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剛才,就只有我、他、以及音樂的存在。當我回到坐位,臉上掛著幸福的微笑,我覺得自己好像從夢裡醒來。我想不起他剛才帶領的動作,或者我跟著作些什麼....我完全記不得,我只記得有音樂、有擁抱。那是個小小的空間,有很多人,不撞到別人有些困難。

當我閉上眼睛並把自己完全交給他後,我便完全隔絕於人群,因為我完全相信: 在擁抱裡我是安全的、不會撞到別人。

我知道,與有些人共舞,會有感覺,與有些人則否。我曾聽過探戈裡的entrega,我以前以為我了解,因為我曾經有跳過很好的tanda。但這次跟他是完全不同的層次,我們不是一起跳得很好,而是我們完全迷失在舞蹈裡、迷失在對方裡;我只能用有限的文字這樣描述。」

迷失在Entrega究竟裡是什麼意思?讓我們在下次共舞時,試著找這樣的感受。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