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擁抱起手式:雙手放掉一起走路

 


基本功是個有趣的歷程。不論學習哪種技藝,總是要從基本功開練; 此外,若要檢視個人功力,它也是一項很重要的指標。基本功不容易,因為過程中需要忍耐「自己真是個笨蛋」的感覺,至少約莫一年。 如果之前曾學習過其它流派,若想真心再學另一個派別,這時「把自己變回白紙一張」,會變成心理上時時要提醒的功課。

每個流派都有它自己的道理與脈絡。當在一個流派已得心應手,這時要把自己退回到「自己真是個笨蛋」,著實不容易,尤其當流派之間差距不大時,更是難以放下原來的優越感。例如從攝影改去學舞蹈,由於領域差距過大,加上同學都是陌生臉孔,因此在初學階段覺得「自己真是個笨蛋」會比較理所當然;但是如果從社交舞種的Salsa改成學習同樣也是社交舞的探戈,這時在初學階段,要接受自己的動作笨拙,就會有個包袱卡在心裡。若差距再更小一點,例如同是探戈領域內,從開式擁抱走向深擁抱,或者從Milonguero流派加選Salon或Nuevo的課程,這時學習者要能先放下原來強烈相信的見解,並接受在初學階段的笨拙感,這將需要一種強大的謙虛。

若放不下驕傲,就入不了門。難怪宗師們總愛強調——初學者的初心。

以深擁抱最常見的基本功為例,在上方影片裡,兩個人把擁抱解掉,只單靠胸口的連結作走路(影片前四秒,其實不是單純的直走,而是女生右腳交叉連續後退,接著才再加上沒有用雙手的Cruzada及旋轉giro)。有試過的探友們應該都知道,這看似簡單的練習,其實光是單純的直走,作起來超級難。影片裡的我其實舞齡已經三年了,但當老師說:「把雙手背在後面來練走路吧!」我其實還是會怕怕的;就算是老師領舞,沒有左右手的保護,我下意識老覺得隨時會跌倒,所以我的雙手還是放在兩側,一邊走路、左手小姆指一邊不自主抽高,表情又驚恐又想笑。

笨拙就是這種感覺,錄下來給自己看,感覺又會更深。但進步正是需要接受自己這種感受。

在這個深擁抱的基本動作裡,竟然把最強調的擁抱先解掉,道理何在?

這得先回到深擁抱最常被人誤解的地方——外表看起來,像是女生利用擁抱,把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男生的身上。但練習完這個基本功,會發現雙手臂只是單純用來擁抱的,隨時可以騰空,不會影響動作的連結。主要的訊號發送以及連結點,還是在兩人互相傾倒(apilado)的胸口。當雙手放掉時,這個點會顯得異常重要——它成為兩人唯一的連結點,要連得密實且穩定、兩方互推的力量要相當,才不會鬆掉。這時就牽涉到如何使用身體與腳,來保持這個連結點。

「手那麼好用,為何不使用?」這就得回到文章一開始討論的流派選擇。不同流派有自己的脈胳及其背後的道理,如果有確定想要學習,就得先放下所有預設。

每次練習完這個基本功,再把手搭回擁抱,就會赫然發現——連結的焦點,似乎又回到了手臂,胸口又有點鬆掉了!但「手臂的拉扯」不是深擁抱的主軸,因此會再一次提醒自己,把兩人的連結力道,放在胸口互傾的連結(Pivot時改成較直的軸);至於手臂則要能作到隨時都能解開,動作也能流暢帶領。

事實上,當持續以深擁抱的方式作招式較繁複且稍快的Salon招式時,肚腹核心肌需要上提得更多,把力氣全聚焦在胸口連結點。這時,作為女舞者的我會發現,自己的手臂常常會經驗到一種「氣」在流動的感受,手臂及至全身都會變得異常輕盈,用以應對每秒都在快速轉變的流轉。難道這就是武俠小說裡「輕功」的感受嗎?不過要進入這個狀態,前提是兩人的技法都要能通過門檻值之上,女舞者一但感受到對方功力在自己之上,才能生出安全感,將自己的全部都濃縮在胸口連結點,接著才讓身體像鞭子般隨訊號源自然流動。

至於以深擁抱的方式跳著動作稍慢的Milonguero Style,則又與上述的感受完全不同。深擁抱此時會化成一個暖和的安全網,女生的左上手臂重量是切實地交付給男士的肩,Ivica老師曾指出,這樣的放置一方面可順勢展開女生的胸腔,另一方面則幫助男生更朝地面紮根。此外我也發現,若兩人的技法都在門檻值之上,則舞動起來有點像武俠小說裡「內功」,動作不大也不快,但女生漸漸會有一種融化感;有時隨著音樂,一些深層的情緒會湧現;有時舞著舞著,自己與對方的存在都會消失,非常奇妙。舞者此時必須心無雜念,只能把注意力放在當下的自己與對方,感受擁抱裡的細微。這時要求舞者能作到的,就不再是肢體動作的技術面了。敢不敢把自己的內在無聲的打開,像是演員詮釋台詞時,需要流露的真實情緒——那種下舞池就能忘記、能自由進出的真實情緒;它大概需要舞者曾經紮實地活過每一段生命歷程。

此外,若觀看這種Milonguero Style的影片,女生只要凝視兩人之間的胸膛變化,自然就知道腳是怎麼運作,也能稍微想像在男士擁抱裡的感受。

範例影片:Monica Paz and Marek Szotkowski @ London #3 Temo by Orquesta Tipica Victor。 影片裡的Leader輪流把左手或右手放掉,直到轉圈才抱回來。轉圈時的確會有一種向外的離心力,因此如何穩定貼緊旋轉的兩人,需要下一番功夫。另外在1:39秒處有示範放雙手直走,可利用慢速播放,觀察兩人腳的前後同步,以及重心腳落下的時間。



最後,再一次複習深擁抱雙手放掉的經典影片:Tete爺爺的神旋轉。在這首Vals第2:17秒時,他的雙手全放掉,完全以胸腹帶領,而兩人的身體連結還是完整的。他在帶旋轉時,不會一直連續轉,而會創造某些慢下來的時刻,例如giro女生後交叉結束後的下一步,會有一個油壓的向下 (1:56~1:57)  / (2:01~2:02),以抵銷向外甩的離心力;又或者直走時,會讓女生三拍走一步向後退(這首歌很快,因此三拍大約也只有一秒),以利用這個慢,強化連結(2:02~2:04)。影片裡女生的動作,都是因為胸腔先收到某種微細的訊號,才連帶反應出來的;並不是自己主動施力走位或抬腿;每一秒都如此。另外值得一提的是0:57~0:58有一個男生向後傾+向下油壓及上半身稍旋的特別動作,非常少見。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