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beceo: 我賭你會朝我走過來

photo: lutin

在傳統的深擁抱探戈舞會(encuentro)裡,分隔兩岸對坐的男女,各自使出心理戰術,在適合的時機向對方投以眼神示意,接著在確認眼神之後,男士會向女生稍稍點頭,女士則回點確認,男士這時才會走向女士正式邀舞。

不過,因為這種座位的安排以及眼神的細微波動,對其他文化來說實屬困難。因此大部份世界各地的常規舞會,會改採男女自由混坐的方式安排,一方面能促進社交動力,一方面也降低邀舞的難度。

還記得一開始學習探戈,最難的倒不是招式,而是這些邀舞的眼神與心理糾結。由於之前學習過奔放的salsa社交舞,因此當時的我,並不覺得女生直接走向前去以口頭直接邀請男士,有什麼不對的;甚至還覺得,為何一定要坐在同一個座位上,等待男生來邀舞?

因此初進舞會足足有三個月,我沒有完全遵守cabeceo邀舞的規定。為了增加自己能下場的機會,我三不五時都會主動走到男士身邊,堆起滿臉的笑容,問他是否也願意共舞。

當然cabeceo的規定,有它背後的文化內涵以及舞會座位安排的條件。拿走了文化並開放男女混座的方式,其實cabeceo自然也有各種活性的用法,依著當下的情境、兩人的個性習慣、現場的社交關係動力等等,cabeceo當下用多用少自在就好。

但是三個月後的某一天,T.S.跟我談到cabeceo時,他說:本人就是堅持要用cabeceo,精選適合的人、音樂,與當下池裡的秩序。直接來邀的女士,除非特殊情況,不然他大概都會婉拒;就算一場舞會下來只有三個tanda適合跳,他也堅持坐在椅子上聽音樂就好。他這樣的態度,讓當時的我,實實在在地反省為什麼自己要那麼躁動地一直不斷去主動邀舞。

思索了一個星期後,我便下定決心要像T .S.那樣,花一段時間把cabeceo練個徹底。倒不是說別人主動來邀舞我就直接拒絕,而是我一改躁動的心,要求自己盡量像encuentro傳統舞會那般,坐在同一個位置上,逼自己向內心看,感受每一刻起伏的情緒:到底這一刻我真的想跟誰跳、為什麼想跟他跳、自己又有什麼條件能吸引他主動把眼神看過來?

其實cabeceo不只是外在的型式。在默默掙扎的訓練過程、在每一次成為卡在椅子上的壁花時,也淬煉著更堅實的內在力量。當被邀約的機會很少時,那種無法下場的痛苦,會逼著自己反省舞技、想要更進步。當對方一直不給機會時,或需要一直等待時,也會逼著自己吞下執著的苦,靜靜猜想為何今天的對方,不來邀舞的可能原因。一但有那麼一天,當走過五湖四海、與各路人馬交流過舞技後,確認了自己的技術不是被拒絕的原因時,那麼自信就會升起; 此外,想到自己在面對海外各式陌生舞者,也會有莫名冷感或者以貌取人的時刻,因此也慢慢能體諒對方不想邀舞的各種原因。正是因為自己也走過,所以心量也自然也會寬容許多。

愛,有時沒什麼理由。在探戈之外的約會場域裡也同樣適用。當男人不想走過來,我的約會教練會請女生在內心大喊:下一位。在舞會裡的不想邀舞,倒容易辨認;真實生活裡的約會半調子,諸如:約好了時間卻在前半小時放鴿子、約了日期卻連續五天沒有發訊息關心、乃至更細微的諸如約會完卻沒有交換Line、沒有馬上約下一次、隔很久才來約第二次⋯⋯。這些種種,女人當然都可以善良地幫對方找出合理的籍口,一直不斷給予機會,但是女人也會因此越來越不快樂。

探戈的12分鐘、首次約會的一個小時,都在訓練生性良善且太顧別人感受的女人們,要有勇敢放手、換下一位的勇氣。

在encuentro舞會裡的女士們,之所以能穩穩地坐在同一個位置上,等著對面的男士朝自己走來,其實是出自於她們對自己舞技與擁抱的自信。至於男人為何會願意主動走來呢?Peter Trachtenberg 在 <The Casanova Complex>裡,以這段話描述了灼人的熱情:當一個男人陷入熱戀時,他會用盡所有可能的方式來征服女人,一次又一次;那是一種強烈的渴望與掙扎:

When I met a woman who attracted me, my desire for her was immediate and crippling---a hammer blow to the heart. In the beginning there was just that longing, and the sense of myself as a starving orphan gazing through a window at a happy family sitting down to dinner...I had to see her again and again, to conquer her in different ways. It might take a few days to a few years--a whole relationship based on hunger and frustration.

由上文可推論,當男人不願向女人走來時,她強求也是沒用的。就算主動找他跳到了舞,也會感受到兩人之間沒有張力的應付。非得是要出於他真心的渴求,那種眼巴巴的一直看著她在池裡跟別人飛舞,而最後終於能將她攬在心口裡,這時探戈裡的愛與氣惱、挫折與滿足,將會伴著班多鈕琴的拉扯,瞬間在兩人的懷裡爆發;而他也將永遠記得妳今晚給的這個tanda。


────
文/攝影:Lutin
戒指:Belgium Diamond House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