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舞照:有多少靈魂能讓他提取(1)

 

 2014 salsa 照  photo by : 林聲


我本來以為,只是拍個照而已。沒想到這是場探戈總驗收。

最近準備想把生涯轉型為女性情感教練,而教練這條路免不了要拍幾張形象照。手邊能用的只有5年前還裝著Salsa靈魂的舞照,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便來到林聲老師的工作室報到。

林聲老師的工作室,每次座落的地點都會不同;而我每次去找他報到,也都因著某段戀情痛苦的結束而來。

第一次是15年前的結婚照。當年的林聲老師名氣如日中天,我看網站上的報價那麼高,便自己摸摸鼻子找了網路上新娘們PO出的林老師作品,列印下來要別家的婚紗攝影師照著這種感覺拍。結果是:外形到了,靈魂沒拍出來。(林老師後來笑著說,妳這行為與結果,他聽過不只一次啦⋯⋯)

又過了幾年,離婚後的第一次失戀,心痛到只剩下一俱形骸拖行著,當時的我除了呼吸,不知道活著是什麼感覺。於是我拎著這具皮囊往林老師的工作室報到。我只想拍皮囊,因為心已經死去了。可是老師親拍的報價還是那麼高,於是我選擇由他的副手掌鏡。



(左半邊因網路尺度只能裁掉⋯⋯)


結果是:外形抓到了,靈魂有一些,但打光還是差了一截。

又過了5年,編號第N號戀情又結束了,在結束前我拉著他來林老師工作室報到,報價什麼的我都不管了,指名就是要林老師拍。我跟那個他,邊跳著salsa,邊把分手照記錄下來。快樂的salsa音樂催逼著,其實我心在滴血;不是因為價錢,而是因為戀曲終結。隔週看毛片時,我仗著自己得意的Salsa技巧,問老師我表現的如何?

林聲老師只是輕輕的說:雖然妳的那位T先生舞蹈技巧沒有很好,但他比妳享受在其中。

林老師那句話大概意味著,不是他拍不出來,而是我有多少靈魂能讓他提取。「這怎麼可能?」我摔了假想中的筆,好勝的內心大喊著:什麼叫作享受?享受要去哪裡學?給我最好的老師,我馬上學起來給你看。

可惜這世上沒有教人如何享受的老師。於是我改成去學藝術攝影,想破解林老師的相機葫蘆裡賣什麼藥。後來,我找到全台灣最強的老師,花了3年從零基礎學起。

辦完攝影聯展後,知道了自己的可能與限制,便把學習重心慢慢往阿根廷探戈偏移。

以擁抱聞名的阿根廷探戈,有抱不完的療癒,全世界每個大城市都有提供。我暗忖:今後大概不用去找林老師拍照了,因為大大小小的情傷,都能在逆時針行走的池裡,得到舒緩⋯⋯就這麼又過了幾年之後,正當我打算把這輩子林林總總的情傷梳理出一個頭緒作成教材時,卻發現好像還少了什麼;於是只好乖乖地又來到林老師工作室報到。

隨著產業景氣的變化,老師的工作室也面臨第N度搬家。這次的座落點是有史以來最謙卑、最不張揚的一次;而由林老師親自掌鏡的價格,也瞬間親民許多。

「請叫我聲哥!」紮著一頭花白的長髮,聲哥不管幾歲了,都只喜歡被稱作哥。

「我這次想拍幾張形象照,以準備未來的教練之路。」在電話那頭,我已經對噴鼻血的胴體照,或者唯美的沙龍照感到不耐。感情這條路,還是要用探戈的靜定之心去滴凝,才不會跌得滿頭包。

「那妳就帶探戈舞衣1套、便服2套來吧。」 聲哥問我要不要請化妝師,我想想以前二次都自己畫淡妝,這次也如此。拍靈魂,淡妝就好。

但探戈舞衣怎麼可能只拍1套?我連高跟鞋也都拎去。新生北路的工作室就這麼被我踏進去了。

探戈舞照:有多少靈魂能讓他提取(2)

————

2014.05  Salsa 局部照:



photo by : 林聲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