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之倉(2):BBC的神祕音響

photo: lutin


稍微解釋完音場的概念,Danny接著選了幾首爵士與古典樂曲,要我們仔細聽樂器的定位點。大編制的樂團在樂音響起時,栩栩如生地再現眼前。只見鋼琴手在左方一陣呼嘯而過,提琴手在前方獨奏片段,管樂與定音鼓在後方沈穩地發出浪濤般的節奏。有時右上方一串清脆滑落下來,耳朵與眼睛就這樣前、後、左、右被黑膠忙碌地帶著跑動,不敢相信其實前方只有外型不甚起眼的兩組音響與擴大器。

嗯,這到底施展了什麼妖術?待曲子結束,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想知道這些器材到底在變什麼戲法?只見阿儒起身站在音響前面,語重心長地說:「這組音響⋯⋯多少玩家都為她傾心,卻沒有多少人能夠推得動她。」

Danny補充道:「當年BBC出外景時,車裡放的就是這組音響。每當記者一採訪完,就會在車子裡聆聽剛才所錄製的聲音,而這組音響最大的特色就在於中頻的表現。」

看著眼前這組小小音響,我感到狐疑。順著音源線走到後方兩臺擴大機旁,我不解地問:「這兩臺有什麼不一樣?」

「一臺叫前級,另一臺叫後級;一個管電流,一個管電壓。」Danny耐心地對初學者解釋。

「管電流的這臺,就如同探戈裡男生的上半身,控制各種方向及細節;至於管電壓的這臺,則有如男生下半身的推力。」阿儒用淺顯易懂的方式重新講解一次,立刻讓我秒懂。

「為什麼那組音響很難推呢?」我好奇地在音響裡,找尋屬於探戈的線索。

講到很難推,阿儒就瞄了我一眼。深諳各式器樂的他,直覺認為深擁抱的我,跳起來就像支低音銅管,需要很大的肺活量才推得動。但話說回來,既然難推,何以玩家都搶著買這組音響來試功力呢?

「這組音響價格不貴,但要能找到配得上的擴大器並加以調校,就沒有多少人能比得上Danny了!」阿儒用佩服的口吻說著。

Danny接著說,這組音響因為難推,所以需要電壓够力的擴大機。身為一個低音銅管,我看著自己的腳踝,突然想起多少個日夜在客廳裡練足肌力。骨瘦如柴的阿儒,每次都會說在深擁抱裡快被我弄到窒息,殊不知低音銅管需要一個鐵肺才能發揮啊!說什麼我很難推,真令人沒好氣。但話說回來,難推一定也有難推的好處吧?我鍥而不捨地追問Danny。

「若擴大機推成功的話,這組音響能表現出來的音域以及細節,就會很豐富。」Danny微笑地摸著音響說。

「特別是她的低音,你剛沒聽見她低音區可以那麼低嗎?」阿儒補刀。他只讚嘆著音響,卻沒發現我深擁抱裡也藏著許多的細節。唉呀,我軸轉的檔速也可以拉到很低耶!

其實這輩子第一次聽黑膠,就在這個下午,也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她。因此,要說她有多厲害,我實在無從比較。這就好比人生的第一次就聽到最好的天籟,沒有別的音響能與之比較,自然也就不知道要怎麼珍視她了⋯⋯

Danny大概擔心播放這些西洋樂曲,我會沒感覺;因此,又從數百個木箱裡,找出一張郭金發早期的黑膠,只見他輕輕拿著刷子讓膠片過一圈,並謙卑地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對著唱針抺上一道神祕的藍黑色液體。

接著便發生了神奇的事情,當唱頭浮到唱片上方時,郭金發的身影再現,彷彿瞬間站在臺前,用清澈且低沈的嗓音,唱出濃濃的臺灣味。與稍早播放的宋冬野相比,年輕時的郭老可是毫不遜色。

「這早期的編曲,竟然如此不俗!」阿儒耳朵不知聽過多少黑膠了,能讓他驚訝的事,想必有其可信度。

- 待續 -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