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女舞者: 學習擁抱不確定(the uncertainty)

 





"信任等待; 擁抱不確定;
享受逐漸顯現的美感;
當所有事都不確定時, 所有的可能皆會發生"

~非常適用follower~

「不確定」這個概念,對於求學時的我們,是很難忍受的感覺。

不確定這個知識點,所以我們學習; 不確定這道題目的答案,所以我們計算;

不確定這個單字或解釋,所以我們記憶。整個二十多年的求學生涯,似乎我們得用盡一切的努力,才能把不確定的感覺「處理掉」、才能用不費力的姿態,快速拿到我們想要的。

進入職場後,「不確定」的感受,更是令人不悅。訂單何時會成交?客戶何時會回電?薪資何時會增加?下一份更好的工作在哪裡?我們學習各式的工具與預測的方法,為的就是能早一步洞察先機、掌握大局。

有了確定,才有安心,才能免除焦慮感。這是我們一直以為的處事原則。

或許在學習與職場上,這些都沒有問題。不過,在遇到「變化本身就是趣味」的人事物,這樣的原則,似乎會有些水土不服:例如談感情、思考人生、或者跳探戈。

阿根廷探戈,是一種每分每秒都處在「即興」的雙人舞。在擁抱裡,男人依著音樂與當下的感覺,即興創作著舞步,並以胸口將動作的訊號傳給女人。而女舞者作為訊號的接收者,她須要練習持續能處在一種奇妙的心態:不確定

「不確定」的心態,對於一路走過求學與職場的女人來說,是令人很焦慮的感受。我們總習慣了事先規劃、隨時留意進度、預測可能受阻路徑、及早作好防範。「不確定」對女人來說,幾乎就等同於「不舒服」。

為了要能舒服且安心睡得著,我們女人會提早作出各種大大小小的努力。

可是在探戈的男女雙人舞裡,「事先規劃、留意進度、預測受阻路徑、及早作好防範」得交給男人去想辦法。依偎在懷裡的女舞者,這下可好了,把可控可調的責任交出去,又要女人面對不確定、女人甚至也不確定抱著她的男人,是不是值得信任⋯⋯。

沒事可作,只要女人依偎。這樣子抱著男人一起跳著身體同步的探戈,簡直令女人超級焦慮。

因為女人壓根不太相信,世界上有這麼好的事,可以「沒事作」,還能「很舒服」。

ㄜ ....好像有啦,有那件事。不過妳一定會說,那與探戈不同好嗎!探戈是站著的。

ㄜ ....有句話說,探戈是把慾望垂直化,十二分鐘的小旅店。

好吧,那跳探戈,女人要怎樣「沒事作」,進而感受到不焦慮的舒服?

在一百年前的探戈,男人是練好了才上;女人一下池,就一定會遇到技術已達門檻的男舞者; 所以她們可以直接練習擁抱不確定的心態。來到現代跳探戈的生態,除了韓國以外,普遍是男少女多,因此女人在學習的過程,也只能片片段段地感受。

不過,當女舞者練到門檻值之後,這個「不確定」的容忍心態,將決定妳深擁抱的質地。

先說要怎樣的情況,女人能進到「很舒服」的狀態。也許這樣妳才會願意試試「不確定」。

「放鬆、沒有期待、信任、放手、有趣、驚喜、被擁抱著、被呵護、不費力、平靜、讓男人處理一切,完全不用擔心⋯⋯」一種坐在百萬跑車裡,右邊副駕駛座半夢半醒的感受。跑車的座椅是具包覆性的,即使開在崎嶇的山路,座椅二側也都有延伸的人體工學弧度,穩穩的把妳承接住。

女人處在這樣的心態,配上肢體的擁抱膚觸,這時她的大腦,二種化學物質的濃度會開始高漲:血清素與催產素。於是,十二分鐘之後,「很舒服」的狀態就出現了。

不過,這裡的「放鬆」,其實還包含著女人核心肌群的「有力」。四肢鬆而中柱有力,女人才能有足够的自信心,等待「男人訊號還未完全清楚」的片段小時刻; 這也是「不確定」的主要來源。是的,當技術過了門檻,練的都是這麼小的細節:一公分、一秒鐘、一個念頭。

不過,這樣的等待,其實不是孤獨一人的;因為女人的胸腔,其實是完全服貼在男人的胸口,稍微帶點加壓的、連結點位不錯動的全程服貼。當深擁抱的技術達門檻之後,雖然每分每秒,女人都不確定男人下一個動作,要帶到哪裡去; 但是兩人的胸口,就像是發電廠那樣,會一直有電力訊號持續送過來。

當女舞者可以信任自己核心肌的力量,能讓腳隨著慣性擺動之後,她就能把每一刻身心的專注焦點,從自己的腳,往上移到兩人的胸口。胸口不用眼睛看,而是用安靜的狀態去感受的。妳大可以放心將眼睛閉上,感官會變得更敏銳。

他的胸口,將是所有的不確定裡,唯一很確定的。妳在熱熱的擁抱裡,會確定他一直為了妳,從胸口傳來「事先規劃、留意進度、預測受阻路徑、並及早作好防範」。在胸口,妳可以確定:他值得信任。而妳,可以好好放鬆,讓大腦的化學工廠開始變魔術。當催產素濃度高漲時,大腦甚至會加碼釋放腦內啡,帶妳到另一個時空。

難怪有許多舞者會說,探戈不只是舞蹈。



「當有那麼一天,你能在3分鐘的探戈舞蹈裡,忘了自己在跳舞,時間感與空間感都消失了,世界停止了運轉,當下的意識也消失了,這時的你,才真的是在跳舞。」~Marité Lujan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