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舞照:有多少靈魂能讓他提取(5)

 

photo by :林聲

凝視鏡頭,是聲哥最後才出的招式。他說拍這種的最難。在我還沒弄懂前,我已坐在椅子上,整個人還泡在剛才的普爺慢動作,心神還收在較深處的自己,因此這樣坐下來近距離看著鏡頭,出乎意料的不緊張。

「妳整個人再往前坐一點,把上半身整個挺出來,往鏡頭裡看」聲哥說。

上半身挺出來?為何這個姿勢那麼熟悉⋯⋯這不正是我整場探戈舞會都在使用的深擁抱姿嗎?聲哥要我把所有的意念,都收在眼神裡。比慢還要更慢的,原來是這種臉部肌肉的細微變化。看入鏡頭,再穿越鏡頭,看到更廣闊的世界;這時我把意念熔成一個雷射點,身體消失了、鏡頭與聲哥也再度消失,快門的閉與合已無所謂,因為生命的風開始向我吹來,天與地只剩我一個人,是那種路走到絕境的、沒有任何人能幫我的時刻,才漸漸從骨子深處,升出一股最執拗、最義無反顧、最孤注一擲、最頭也不回的烈燄,沒有人勸得住我、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我收手;直到真的衝了進去,才赫然發現,裡面等著我的是另一片失落的荒原;這才慢慢收拾起驚恐、奮力在看不見的暗夜裡,跌撞著沿路摸索;直到有那麼一天,終於聽見了一直都在的內在聲音,輕輕喚著我:歡迎回家。

回到內心靜定的家,真好。我對著鏡頭輕輕用眼角笑了一下,只見聲哥在鏡頭後面開玩笑地嚷嚷著被我電到了害他沒辦法拍攝下去,才結束了這個回合。

「不過聲哥!我其實主要是來拍形象照的啊!那種能放在網站上的教練照。」我擔心著我生涯轉彎的各種小細節。

「喔!拍那種最容易了。剛才難的結束了,現在我們就來拍!」聲哥老神在在的說。

「那我要換上比較正常的衣服嗎?」我眼睛飄向一旁的五分袖綿衫。

「穿那樣多無聊啊! 妳把它直接搭在肩膀吧。」聲哥的出其不意是有名的。

於是我頂著飛散的頭髮與半乾的汗水,側坐在一把造型獨特的椅子上,按著聲哥指揮,擺出定點的姿勢。

「聲哥,我之後是要作情感教練,不是運動教練⋯⋯」我一邊微調下巴的角度,一邊不安地提醒聲哥。

「嗯哼。左手腕再自然一點、肩膀再出來一些⋯⋯」聲哥忙著調整我的局部弧線,大概已構思出他想要的感覺。或許各式各樣的教練,內在本質都是一樣的:願意投入心力,反覆刻意的練習每一個最小的細節,直到完全掌握心法為止。而這㮔投入感,汗水自然是必要的。

結束全部的拍攝後,聲哥會先作第一輪選片及前期修片,再讓我來挑片。後來我約莫初選了一百多張,照片裡的情緒與姿態,是不曾看過的、充滿著喜、悲、動、靜、無畏的自己。

我的眼睛看不見自己,需要從外在的角度投射回來;我感受得到自己的情緒起伏,但在情緒波動時,不曾有人為我記錄下來。不論是探戈,或是談感情,「情緒與感覺」都是最重要的關鍵。感謝聲哥用他的光線與鏡頭,為我畫出如此深刻的內在世界。


——————

林聲人文影像館:https://www.facebook.com/LinSan819/
2021年形象照報價:三組NT$8,000
Lutin讀者優惠:多贈一組。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