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Leading:打掉重練,創造安全感

 


以下文摘出自<Fear and Intimacy and the Tango Cure, Cp.4, p.35-39> by Perri Iezzoni


......我最後覺察到許多探戈女士的巨大悲傷....悲傷是來自生命中男人粗糙的天性,使女人受苦;我覺察到探戈女人要的不只是男人願意共舞;當女人進入探戈男人的懷抱裡,卻找不到她們要的,會覺得很沮喪。

⋯⋯探戈教導男人如何擁抱女人,女人因此有了希望。但這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要花上男人三年的探戈訓練,才能上手這項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的任務。

在學習的頭三個月,探戈男士會覺得這項技能應該很容易上手。接下來的三個月,他會沈迷於各項招式,認為這樣才能讓女士開心。六個月之後,新手探戈男士會對探戈的複雜投降,轉而只找初學者女士共舞。一年過去了,他又對初學者女士感到無趣,反而想找較具技巧的女士在池裡共舞。

再接下來的六個月裡,他尋找著能與他舞在音樂裡的女士;能與較具技巧的女士共舞,會使他感到愉悅。

在學習歷程的第一至第二年內,他遇到了更多具技巧的女士,但他卻發現,這些女士們只願與他跳一次。

二年之後,他對自己說:要打掉重練,從最基礎開始。他發現自己要能練到站在自己的平衡上,同時又要能擁抱著女人。這雖然是個小小的發現,卻是真正進步的開始。在這個時期,男人將會赫然頓悟:女人其實對他有一種很敏銳且真實的覺察——他的氣味、前傾、彎曲、清喉嚨、自信、健康狀況、焦慮程度等等。接著探戈男士將同時也會覺察到女人時常經歷到的失望——當她進入男人的擁抱,卻找不到她要的。女人此時的悲傷,將傳給男人,而男人會想要改變。

三年過去了,男人學會閉上嘴巴。他不知道原因,但他已學到:滔滔不絕只會礙事兒。他開始專注於控制呼吸,好讓自己看起來呈放鬆貌。在他探戈震撼教育的這個時點裡,他終於能站在自己的平衡點上移動,並且得到較具技巧的女士之青睞。

直到此刻,他終於學會如何擁抱女人。這樣的歷程沒有捷徑,男人必須持續努力,一路克服眼前的阻礙。

⋯⋯學習探戈帶領,是困難的⋯⋯像似一隻小螞蟻,試著搬運一粒白米回巢,光是把米抬起來就有困難了。況且那些探戈女舞者們,站在跟你相同的起跑點時,沒過多久就能去參加舞會,而且入手了第二雙鞋了。

彷彿有什麼原因,讓你一直沒有放棄能走到今天,但過程裡的挫折簡直是全面性的:你會衝滿防衛心、開始自圓其說,直到後來才真的願意承認:自己真的沒那麼厲害。

接受這樣還不够好的自己,將會開啟真正的學習之門⋯⋯有一天你會發現,不管你的back ocho作得再好,唯有女人臉上那種真誠的笑容,才是你動作是否到位的偵測器。不是她客套的笑,而是她微微稍捲的的雙唇,洩漏了她故作鎮靜時卻遮掩不了的心滿意足

作為一個探戈Leader,你的工作很簡單:目標不在執行複雜的動作,而是去引發舞伴美好的情緒反應。一但你理解這件事,你便學會了如何帶領;其它的都只是雕蟲小技。

⋯⋯男人在跳探戈時,必須收好自己的性衝動,才能專心在音樂、腳步,以及舞池交通。把性衝動收住,有點像男同志那樣,而我們也都知道,男同志通常都很得女人心。然而,話說回來,女人也不希望我們男人把性衝動全都關上。這又是探戈裡的另一個矛盾。

對女人而言,要能在男人的擁抱裡感到安全,是非常重要的。安全感才能讓她放鬆,放鬆才能讓她開心。如何創造出這樣的安全感,是一個重大的課題,也是探戈男士需要持續上課的主要原因。探戈女人們想要的感覺是:男人的平衡、自信,與值得信任。

《第四章部份摘錄》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