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戈裡的感受與當下

photo: lutin

「⋯⋯讓男性舞伴帶著走步,那是一個體會信任和用心感受對方身體律動的經驗,而不是用腦袋用眼睛感受對方的律動;
這種全然信任,專注感受對方律動的過程,
等於是關閉自己的某些感官(視覺、 腦袋、思考),
擴張與探索自己的某些感官(聽覺、 觸覺、嗅覺、 身體感受);
對我而言, 一個可能是大腦發達,身體含蓄的人而言,
這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林靜伶,愛上阿根廷探戈,p.36>



「我不知道下一步是什麼,但我彷彿又預期下一步可以是什麼; 在帶領與跟隨之間, 在可預期與不可預期之間,
只有小於半秒鐘的空間, 我的身體必須立即回應;
那是一種極大的挑戰, 也是一種極大的快感;
此時, 我跟我的舞伴之間不再有性別問題,
因為我們的處境相似,只不過位置不同⋯⋯」

<林靜伶,愛上阿根廷探戈, p.83>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