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看見你今晚的崩潰

photo: lutin (三聯作)

她曾靜靜哭著跳完最後一個Tanda
知道再也不會見面
核心已接近崩潰,在進退踉蹌裡錯落著步伐
情緒濕透他的衣裳
剩一絲氣力,留在擁抱裡聽潮汐的嗚咽

好奇問Jhn,會怎樣接住傷心的女生?
就這樣靜靜地抱著,在角落裡淡淡晃著
他說會慢慢陪她
在震耳的音樂裡,緩緩滴淚
什麼腳步也不踩,任由時間

而今晚,在你懷裡踩著精準的腳步
卻怎樣也找不到靈魂
任我核心使勁出力,肌肉充滿張力
你不應,就是不應。
之間我停下,問動作之外的的你
都去了哪裡?
我豈要與石頭共舞?

原來藏不住?你苦笑的眉宇化開了雲霧
原來在探戈裡,人是藏不住。
重新搭回舞姿──
封印解鎖,
那些小草啊、微風啊、淡淡花香啊⋯⋯
才慢慢飛了回來
是因為對方的手,不能再牽了。你說。

結束前的最後一個Tanda
我們點頭再走一回
潮與汐啊,毫無保留地翻湧上來
這才看到真實的你:
在你深深的呼吸裡,在你吸著的鼻涕裡
在你說第三首歌會崩潰時
在你淚水滑落右臉上
無所謂,都無所謂了
曲間你再也笑不出來的表情,最適合探戈的表情

而我卻什麼也沒做,只是
靜靜當個Follower,展開所有的感官
在那個深擁抱裡感受所有的你
眸子雖然緊閉,卻什麼也看見了

當最後響起La Cumparsita
強打起精神,你踩足節奏宣告什麼似的
會想起曾經,也這麼
淹沒在靜止卻又發出巨響的浪潮裡
儘管胸口與名字早已遠去
淡色的印記仍留在生命
以一種無以名狀的方式
練習在每次放開的手裡



——S.D.說要分享這首詩給今晚的你

【煙之外】 / 洛夫

在濤聲中喚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來潮去
左邊的鞋印才下午
右邊的鞋印已黃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傷的書
結局如此之悽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視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純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個下午的雲
海喲,為何在眾燈之中
獨點亮那一盞茫然
還能抓住什麼呢?
你那曾被稱為雪的眸子
現有人叫作



備註:
1. Tanda是探戈舞會曲目組成的基本單位
2. La Cumparsita 是探戈舞會常用的結尾曲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