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妳的各種眉角:深擁抱實驗(2)

photo: 林聲 / model: me

續前篇 


看看時鐘,只剩下最後30分鐘。這時DJ開始播放Pugliese的曲子。我向GH使了個眼色,兩人又再度站進池子裡。我暗自乞求GH這次的擁抱可以一次到位,不然我準備採取放棄姿態,有什麼菜就吃了。畢竟給人建議時,自己的心裡壓力也很大。


還好GH悟性特高,不勞我多費唇舌,直接抱起來就定位。


「那我要開始啟動睡著模式喔!」評估GH的技術已達門檻,我敢把多餘的力氣放掉。

所謂的睡著模式,其實對女生來說不太容易。她需要把核心肌群往中軸線集中再上提,同時四肢需要放得很輕軟,完全依靠男生帶領出來的慣性作移動,不使用任何多餘的力氣與意念作動作。以這種方式跳起來的感覺,會像一件男生穿在身上的衣服,完全的服貼。然而要作到這點,需要男生先展現足够的深擁抱舞蹈技巧,女生的身體才敢放心信任,要不然這種「全然隨之」的跳法,是很容易踉蹌的。

女生對男生有了信任,才能將自己的心態切換到完全交託。反過來說,一但男生技術未達門檻,女生寧願自己多施一些力,讓自己平衡,才不會絆到腳或受傷。

「嗯,這首曲子結束前的最後10秒,我覺得那段擁抱最舒服了。」

「啥?只有最後10秒?」GH驚訝地問著。還好這只是第一首曲子。「剛才我比較專心在腳步;等一下我會把心思放在擁抱。」GM在第二首曲子開始時,宣告了他想實驗的方向。

心思放在擁抱?當我還在思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時,立馬就在開頭的二個樂句裡,感受到擁抱的不同。雖然不知道GH施了什麼魔法,但這似乎代表:僅僅外在肢體的到位仍然不够;還得要配合內在想要「好好擁抱你」的心思才行。

有沒有真心想把對方認真抱在懷裡,差別很明顯。人類的身體很敏感,這騙不了人。

好不容易才調整好的擁抱,趕緊來啟動睡著模式。如果女生的警醒模式內在OS是:我現在向右踏了一步、注意步距是否與男生齊、我腳背是否記得向下壓、我曲膝Pivot之後注意是否有併腳、我這個Milonguero dip擰的還不錯、唉呀差點沒站穩還好我拉回來了⋯⋯則睡著模式的內在OS則是:

哇!我心輪全都打開了!
我感受到你動作背後的個性!
我左手愈抱愈深了、竟然左手上臂與下臂之間的凹折處可以碰到他右側的脖子?
什麼!我竟然左手食指尖可以碰到他左上臂的二頭肌?
來摸看看二頭肌有沒有結實?
⋯⋯

咳咳!吾人可以發現在這個狀態下,女生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胸口以上發生的細節、完全沒去管自己的腳怎麼了,因為腳整個交給慣性動作。腳的動作是否美、是否到位,在此刻已不是重點;但通常要求女生把「美不美」這件事放掉,會有些掙扎。這也是深擁抱難的地方。

正當大量多巴胺漸漸朝我襲來時,音樂的畫風一轉,讓我忍不住隨著慢動作開始主動吸氣,帶著全身細微的肌肉一起向上延伸。

「啊妳不是說要切成睡著模式?」平時溫順的GH也有吐槽別人的時刻。

「ㄜ⋯⋯這音樂害我忍不住。」我本來以為深擁抱只有警醒與睡著二種模式,忘了還有這種吐納模式。吐納聽起來像在打太極、不太浪漫;或許叫它纏綿模式、像麻花那樣。

耳裡此刻聽著的,八成是Pugliese的音樂,才會讓我忍不住趁GH上半身動作停止時,換我主動以右手帶著他向上延伸或把左後肩轉更多。配上呼吸的身體,其實不會完全靜止,筋膜會像細細的流水,慢慢的往軸線二側相反的方向放射; 此時的上半身其實語彙是細緻且豐富的,但肉眼不一定看得出來。

「好的那我也開始專注在呼吸上!」每當GH說要改變時,就要小心接下來的後座力。

當GH也開始隨樂句呼吸時,我便再度切回最放鬆的睡著模式。畢竟要走到上圖的狀態,我的吐納模式還是不能佔比重太多。

目前看來抱姿、心態、呼吸等等的火侯,都調理的差不多了。今晚大概有機會見到傳說中的探戈Entrega. 只要GH能Hold住,把腳步踩穩、不受大型花招引誘、能把心念收攝在感受與覺知,則最後一哩路應該能走到。

漸漸地,我的身體與心理,被前面幾個tanda的鋪陳之後,慢慢回到了最深的內在。或許九十多年前的B.A.舞池裡,女人們接連地被一位位男士的深擁抱,如接力賽一般的催眠之下,在最後那幾個tanda裡,她們肯定也像今晚這樣,發現原本貼在面前的男人,一點一滴慢慢消失了;他帶什麼腳步,作哪個招式,都不重要了;因為在靠近兩人心輪交會處,已緩緩升起一股暖暖的流動; 在紛亂、誤解、進退錯位、愛恨狼狽的生命裡,借這12分鐘,安止在全然滿足的靜謐裡。






張貼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