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面對深擁抱:一種想逃走的感覺

photo: lutin


以Close Embrace來跳探戈,真的不容易。當了三年的Follower,雖然對深擁抱已經從尷尬到習慣,但是上個月老師突然要我試著當Leader,帶著他走直線,接著他毫不猶豫地變成女生對我採取深擁抱攻勢,這時的我突然手足無措,所有胸腔、手臂乃至手指的皮膚,全部瞬間分離;我內心大喊:我不知道要怎麼抱人啊⋯⋯其恐懼程度不輸當年第一次抱著軟綿綿的嬰兒,當下真的有一種想逃走的感覺。

想起Javier老師的一句銘言:抱著女士,要像抱小嬰兒那樣。沒想到小嬰兒如此令人害怕。

被擁抱,與抱別人,是兩種不同的技術。被擁抱,上半身需要一種開放與輕柔,把毛孔與感官全部打開去感受對方。但是主動去擁抱女士,外加舞程線及交通的照顧,光是走直線就讓我忙得不得了。加上老師使出他教導深擁抱時招牌的 「我絕對相信你」的態度,啥都不擔心的隨我帶領,害我只能拿出當年照顧小嬰兒的作戰心情——強壯、威武、勇敢、保護、負責、警覺、分明,滿頭大汗地踩出直線步。那是一種陽性能量(masculine energy)的展現。雖然老師不是真的要我學習Leader,只是藉他的體重來操練我腳推地板的肌力(人肉槓片?),作為當天的暖身活動;不過角色互換的體驗,讓我對於下面的文章,又多了一些感同身受。

來看看男士一開始學習milonguero style時,心裡可能有的反應:

來自愛搞笑的Pablo先生的日記:
「今天,老師向班上宣布,我們要來嘗試跳close embrace。老師列出了接下來我們將會發現的多種妙處——主要是在擁擠的場地裡跳舞的能力。在個人練習之後,響起了所有學生都害怕的話:“現在找一個夥伴,試試吧!”

男生比女生多一個,我以為我會很安全,但很快地,一位很嬌小的女士來找我,把她自己的胸部靠在本應該是我的胸部上,但實際上那是我的胃。它不僅令人尷尬,而且也很好笑。

我後來發現的「妙處」是:
  • 我看不到我的腳。在某種程度上,我只能看著我前面那個男士的腳步,因為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踩同樣的舞步。
  • 我看不見我的舞伴,我只覺得走路時, 有沉重的東西擋著我 。
  • 我變成了一個二維度的東西,我的手臂,肩膀,軀幹和臀部都在同一個平面。
  • 水平移動是困難的。嘗試時,我經常會聽到“bump”的一聲,同時感覺到肚子上的重量空空的。我很快意識到,這是由於這位小姐跌倒造成的,當她集中精力向前推時,她便無法跟上我的平移。
  • 向後移動會導致相同的結果,只是肚子上的重量,在“bump”的一聲後,改成落到我的腳上。

老師說,我們接下來的三個月,都要用close的方式跳,然後再回到我們心愛的開放式。我正在考慮跳過這十幾週的課程⋯⋯」


==原文網址
http://tangobeginner.blogspot.tw/2004/01/


張貼留言

0 留言